推荐新闻
文章附图

流金的十月请你聆听我为你放声歌唱你从南湖红船里升起来一路凝重 一路悲壮瑞金 遵义 延安会战无数腥风血雨把崛起的镰刀斧头嵌入五千年历史的画卷你从天安门城楼升起来一路坚定   一路豪迈 在千疮百孔的废墟矗立起坚不可摧的中华大厦将民族之魂的大旗插到世界的屋梁你从改革开放的波澜中走来一路求索 一路辉煌每一个动作都雄浑壮丽每一笔挥写都深远绵长请聆听十月,我为你声歌唱你是神圣的信念之帆我是南湖烛火的子孙...

文章附图

她帮江西一农民工要回了工程款,江西宜春投资的福建厦门一亿万女商人被迫害、被网上追逃,因胡姐维权团队的介入调查报道,追逃被取消,部分领导受到省纪委的处分、财产得以返还。山东省日照一上访5年未解决问题的被冤的乡书记,经过胡姐维权团队的调查报道,跟踪、督办,30天圆满解决问题!部分领导受到省纪委处罚......即将过去的6年中,她为百姓维权的故事一言难尽。维权路上,威胁和利诱是“家常饭”,然而恐吓...

文章附图

当2022年12月31日凛冽的寒冬垂下遮天幕布,新的2023年如期而至;当这座不眠的城市人潮汹涌走向街头狂欢跨年;此时此刻在这样的土地上,没人知道,每天会产生多少百姓的诉求;在这样的土地上,没人知道,多少素未谋面的卧底记者,没有名字,只有代号,在默默地为百姓付出自己的汗水;在这样的土地上,没人知道,有一种工作岗位,叫“卧底记者小组”。成天的担惊受怕,因为一旦人发现我们的记者身份,百分之百会被...

文章附图

图中:曹立梅 沧州市育红小学语文老师河北省沧州市育红小学语文教师曹立梅参与公益活动、慰问贫困家庭、资助寒门学子、和学生在北京市太阳村捐款;曹立梅带学生到南皮县寨子镇走访困难家庭全班资助两姐妹;......从2009年至今,曹立梅在教书授课之余,始终奔走在志愿服务的路上。在身体力行的同时,她还把“献出一份爱 温暖同龄人”的理念传递给学生,与孩子们在公益之路上携手同行。为沧州最美的教师”曹立梅带...

文章附图

6月29日,2022年“一带一路”记者组织论坛通过网络视频方式在京召开。来自6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近百位记者组织负责人和媒体代表围绕“媒体的社会责任”主题深入交流。中国记协主席何平和“一带一路”记者组织合作平台主席团轮值主席、哈萨克斯坦记联秘书长巴扬·拉玛扎诺娃作主旨演讲。中国记协党组书记、副主席刘思扬主持论坛。“一带一路”记者组织合作平台主席团成员、中国记协主席何平主旨演讲。  何平指出,当...

热门文章
文章附图

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必须坚持公正司法。要依法公正对待人民群众的诉求,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决不能让不公正的审判伤害人民群众感情、损害人民群众权益。近日,家住上海市嘉定区房里芳林路333A5号崔先生,{身份编号:23010819641019xxxx}致函有关部门,反映其在一起案件的审理过程中遇到错判的冤假错案问题,恳请上级有关部门明察秋毫,依法公断,维护国家法律权威...

文章附图

流金的十月请你聆听我为你放声歌唱你从南湖红船里升起来一路凝重 一路悲壮瑞金 遵义 延安会战无数腥风血雨把崛起的镰刀斧头嵌入五千年历史的画卷你从天安门城楼升起来一路坚定   一路豪迈 在千疮百孔的废墟矗立起坚不可摧的中华大厦将民族之魂的大旗插到世界的屋梁你从改革开放的波澜中走来一路求索 一路辉煌每一个动作都雄浑壮丽每一笔挥写都深远绵长请聆听十月,我为你声歌唱你是神圣的信念之帆我是南湖烛火的子孙...

文章附图

她帮江西一农民工要回了工程款,江西宜春投资的福建厦门一亿万女商人被迫害、被网上追逃,因胡姐维权团队的介入调查报道,追逃被取消,部分领导受到省纪委的处分、财产得以返还。山东省日照一上访5年未解决问题的被冤的乡书记,经过胡姐维权团队的调查报道,跟踪、督办,30天圆满解决问题!部分领导受到省纪委处罚......即将过去的6年中,她为百姓维权的故事一言难尽。维权路上,威胁和利诱是“家常饭”,然而恐吓...

文章附图

当2022年12月31日凛冽的寒冬垂下遮天幕布,新的2023年如期而至;当这座不眠的城市人潮汹涌走向街头狂欢跨年;此时此刻在这样的土地上,没人知道,每天会产生多少百姓的诉求;在这样的土地上,没人知道,多少素未谋面的卧底记者,没有名字,只有代号,在默默地为百姓付出自己的汗水;在这样的土地上,没人知道,有一种工作岗位,叫“卧底记者小组”。成天的担惊受怕,因为一旦人发现我们的记者身份,百分之百会被...

文章附图

图中:曹立梅 沧州市育红小学语文老师河北省沧州市育红小学语文教师曹立梅参与公益活动、慰问贫困家庭、资助寒门学子、和学生在北京市太阳村捐款;曹立梅带学生到南皮县寨子镇走访困难家庭全班资助两姐妹;......从2009年至今,曹立梅在教书授课之余,始终奔走在志愿服务的路上。在身体力行的同时,她还把“献出一份爱 温暖同龄人”的理念传递给学生,与孩子们在公益之路上携手同行。为沧州最美的教师”曹立梅带...

文章附图

6月29日,2022年“一带一路”记者组织论坛通过网络视频方式在京召开。来自6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近百位记者组织负责人和媒体代表围绕“媒体的社会责任”主题深入交流。中国记协主席何平和“一带一路”记者组织合作平台主席团轮值主席、哈萨克斯坦记联秘书长巴扬·拉玛扎诺娃作主旨演讲。中国记协党组书记、副主席刘思扬主持论坛。“一带一路”记者组织合作平台主席团成员、中国记协主席何平主旨演讲。  何平指出,当...

文章附图

序 2走好全媒体时代群众路线 勇当排头兵叶蓁蓁作于2021年8月“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打江山、守江山,守的是人民的心。”2021年7月1日,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发表重要讲话。“七一”重要讲话,是一篇马克思主义纲领性文献,是新时代中国共产党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政治宣言,是我们党团结带领人民以史为鉴、开创未来的行动指南。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在不...

文章附图

前些日子,我到B城出差。因二姐家正好在B城,我便住到她那。一图方便,二是自二姐出嫁后,我已很久没同她唠唠了。二姐姐夫见我到来,非常高兴,杀鸡宰鸭以示隆重。今年刚六岁,一头短发,一副小子模样的外甥女更是前脚尖跟后脚跟“三舅,三舅”的叫得亲热。我是当天下午到B城的,在二姐家吃过饭,已是华灯初上。看窗外街灯连天,久未到B城的我忽然有出去逛逛的冲动。“姐,我们去逛街吧!”我说。“好呀!”二姐说。在旁...

新闻详情

原创小说《疯女人救孩子》

作者:硬笔头儿来源:记者网

前些日子,我到B城出差。因二姐家正好在B城,我便住到她那。一图方便,二是自二姐出嫁后,我已很久没同她唠唠了。

二姐姐夫见我到来,非常高兴,杀鸡宰鸭以示隆重。今年刚六岁,一头短发,一副小子模样的外甥女更是前脚尖跟后脚跟“三舅,三舅”的叫得亲热。

我是当天下午到B城的,在二姐家吃过饭,已是华灯初上。看窗外街灯连天,久未到B城的我忽然有出去逛逛的冲动。

“姐,我们去逛街吧!”我说。

“好呀!”二姐说。在旁的外甥女听说要出街,高兴得欢呼跳起来。

B城是座中小城市,没有大城市的高楼林立,灯火璀璨,但也是霓虹明灭,人来车往,热闹非常。

我和二姐边逛边聊。聊现在生活,聊儿时糗事......。出了家门的外甥女,则似只出了笼的鸟儿,探头探脑这里瞧瞧,那里看看,雀跃着远远的跑到前面去了。

“疯子,放手,疯子,走开。”我和二姐正为聊到的一件往事唏嘘不已,忽然前面传来一阵外甥女的叫声。听那腔子,小丫头就要哭出来了。

二姐和我相视一眼,慌忙跑上前去。

在一间飘着奶油香的蛋糕店前,我们见到了被个女人抱在怀里的外甥女。女人黝黑高瘦,穿件大红睡衣,目光呆滞,抱着外甥女“宝宝宝宝”叫个不停,想是精神失常,错把外甥女当自己儿子了。外甥女在她怀里不停呼叫挣扎。

“又是她。”见到那女人,二姐神情倒松了下来。

“妈妈救我!”外甥女见到二姐,大叫了声,终于忍不住“哇”的哭了起来。

“嫣儿不怕。”二姐走上前去,在女人面前慢慢蹲下身子。那女人睁着双浑浊的眼睛惊惶地望着二姐,抱外甥女的手更紧了,嘴里不住喃着:“宝宝不怕,宝宝不怕……”

“云姨,我是爱美,你还记得我吗?”二姐轻轻问。

女人呆呆看着二姐,一脸茫然。

“你怀里抱的是我的女儿,她叫嫣儿。”二姐说。

女人不言不语,依然一脸茫然。

“嫣儿虽是男孩打扮,其实却是个丫头,不信你摸摸看。”二姐继续说。

二姐是个侓师,口才绝佳,经她一阵诱导,女人虽然痴呆疯癫,但终于还是疑惑地伸出枯瘦的手向外甥女胯下摸去。

“是个女的,不是宝宝。”女人摸向外甥女胯下的手忽然停顿,剧烈颤抖起来。

我和二姐屏住呼吸,生怕她一激动做出伤害外甥女的举动。

“不是宝宝。那我的宝宝呢?我的宝宝哪去了。”女人颤巍巍站起身来,脸上的表情便似是个溺水的人抓到了根稻草但瞬间又被冲走了一样。

二姐趁机将外甥女搂进怀里,小心安慰。

“我的宝宝呢?我的宝宝哪去了。”女人四下张望,跄跄踉踉向另一条街行去。偶尔遇到小孩,她便走上前去抱住叫“宝宝”,吓得被抱的小孩放声大哭。

“真是可怜!”二姐抱起外甥女,看着女人远去的背影说。

“姐认识她?”我问。

“怎会不认识。”二姐说:“她是我的街坊,叫云姨,几年前带着五岁的儿子逛街,谁知刚上趟厕所出来,儿子就被人拐走了,怎么找也找不着,没多久,因思子心切就疯了。”

后来几天,我因要办事,再没与二姐逛街,也再没见到那疯女人云姨。

再次见到云姨,是在我离开B城那天。

那天办完事,因为要回公司汇报,午饭后便叫二姐送我去车站。可车子刚过两条街,就给堵住了。原因是前面失火,救火和围观的人群挡住了去路。

失火的是间关着门的杂货铺,失火原因不明,铺里弥漫出阵阵浓烟,遮蔽了半条街。

“这铺子不做生意的?怎么现在还不开门?”我问。

“铺子是刘寡妇的,她每个星期五都去进货,今天就是星期五。”二姐说。

“这刘寡妇也真够背,前几年老公抛下她和孩子跟个妖精跑了,她一个人即要开铺子又要顾孩子,现在铺子还失火了。”旁边一个胖女人说。

“妈妈,妈妈……”铺子二楼忽然传来阵阵小孩哭喊声。

“是刘寡妇的儿子。”胖女人叫。

“这刘寡妇怎么把小孩单独留家里了?”我说。

“自从几年前云姨儿子在街上被人拐走后,现在带不了孩子出门时,哪家不是把孩子锁在屋里!”二姐说。

听到小孩哭声,几个救火青年丢开水桶,找来根柱子奋力撞开铺门,意想进去救人,可是铺内堆积杂物太多,铺门撞开后,火助风势反而越燃越旺,那几个人刚冲到门口便被热浪逼了回来。大火向二楼迅速蔓延,楼上孩子的哭声渐渐变得微弱。众人急得团团转,一时又无计可施。

“宝宝,宝宝!”在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人群忽然传来个熟悉的声音。

我转眼望去,便见到了黝黑高瘦,穿大红睡衣,正穿过人群迅速向火场靠近的云姨。

“不好。”听着楼上小孩的哭声,想起前几晚她错把外甥女认作自己儿子的事情,我心里暗暗叫。几个离云姨近的人似乎也感到了危险,慌忙伸手拉她。但这时的云姨就像是头瞧见危险正慢慢逼近爱子的母狮,那几个人哪里拉得住她,在大家惊呼声中,云姨飞身扑进了熊熊大火里。

我屏住呼吸,紧张得心都跳到了嗓眼门,所有的人也停下了说话,现场除了救火的人来回走动的脚步声和泼水声,再无其它声息。时间变得漫长起来。

“看,云姨!”好像过了半个世纪,就在大家觉得已没有希望的时候,不知谁忽然大叫了一声。

我抬眼望去,在浓烟迷漫中,果然见到被熏得全身漆黑的云姨抱着个小孩正从窗户慢慢爬出阳台来。

“快,快跳下来!”楼下的人大声喊,我也忍不住跟着。

云姨显然受了伤,抱着孩子颤凛凛攀上阳台,吃力地直了直腰,才纵身跳下楼来。楼下几个男人抢上前想接住她,但慢了一步,云姨“啪”的仰面落在地上,随即寂然不动,双手仍紧紧地抱着那个孩子。

现场有的女人不忍再看,悄悄转过脸去。那几个接不住她的男人赶紧将她与小孩抬起往医院跑去。

远处,响着消防车警笛渐行渐近的声音。

半小时后,杂货铺的火被扑灭,人群渐渐散去,二姐也开动车子,载着我向车站驶去。

回到A城几天后,二姐给我打来电话,唠着唠着,忽然问我:“还记得那天火场那孩子吗?”

我说:“当然记得,怎么了?”

二姐说:“只是受了点轻伤,没事,已经出院了。”

我问:“那云姨呢?”

二姐说:“因大面积烧伤和内出血,还没到医院就死了。”

我“哦”了声,手握着听筒,那云姨紧紧抱着小孩的情景又闪进脑海里来,心忽然堵得难受。

责任编辑:刘明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