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新闻
文章附图

流金的十月请你聆听我为你放声歌唱你从南湖红船里升起来一路凝重 一路悲壮瑞金 遵义 延安会战无数腥风血雨把崛起的镰刀斧头嵌入五千年历史的画卷你从天安门城楼升起来一路坚定   一路豪迈 在千疮百孔的废墟矗立起坚不可摧的中华大厦将民族之魂的大旗插到世界的屋梁你从改革开放的波澜中走来一路求索 一路辉煌每一个动作都雄浑壮丽每一笔挥写都深远绵长请聆听十月,我为你声歌唱你是神圣的信念之帆我是南湖烛火的子孙...

文章附图

她帮江西一农民工要回了工程款,江西宜春投资的福建厦门一亿万女商人被迫害、被网上追逃,因胡姐维权团队的介入调查报道,追逃被取消,部分领导受到省纪委的处分、财产得以返还。山东省日照一上访5年未解决问题的被冤的乡书记,经过胡姐维权团队的调查报道,跟踪、督办,30天圆满解决问题!部分领导受到省纪委处罚......即将过去的6年中,她为百姓维权的故事一言难尽。维权路上,威胁和利诱是“家常饭”,然而恐吓...

文章附图

当2022年12月31日凛冽的寒冬垂下遮天幕布,新的2023年如期而至;当这座不眠的城市人潮汹涌走向街头狂欢跨年;此时此刻在这样的土地上,没人知道,每天会产生多少百姓的诉求;在这样的土地上,没人知道,多少素未谋面的卧底记者,没有名字,只有代号,在默默地为百姓付出自己的汗水;在这样的土地上,没人知道,有一种工作岗位,叫“卧底记者小组”。成天的担惊受怕,因为一旦人发现我们的记者身份,百分之百会被...

文章附图

图中:曹立梅 沧州市育红小学语文老师河北省沧州市育红小学语文教师曹立梅参与公益活动、慰问贫困家庭、资助寒门学子、和学生在北京市太阳村捐款;曹立梅带学生到南皮县寨子镇走访困难家庭全班资助两姐妹;......从2009年至今,曹立梅在教书授课之余,始终奔走在志愿服务的路上。在身体力行的同时,她还把“献出一份爱 温暖同龄人”的理念传递给学生,与孩子们在公益之路上携手同行。为沧州最美的教师”曹立梅带...

文章附图

6月29日,2022年“一带一路”记者组织论坛通过网络视频方式在京召开。来自6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近百位记者组织负责人和媒体代表围绕“媒体的社会责任”主题深入交流。中国记协主席何平和“一带一路”记者组织合作平台主席团轮值主席、哈萨克斯坦记联秘书长巴扬·拉玛扎诺娃作主旨演讲。中国记协党组书记、副主席刘思扬主持论坛。“一带一路”记者组织合作平台主席团成员、中国记协主席何平主旨演讲。  何平指出,当...

热门文章
文章附图

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必须坚持公正司法。要依法公正对待人民群众的诉求,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决不能让不公正的审判伤害人民群众感情、损害人民群众权益。近日,家住上海市嘉定区房里芳林路333A5号崔先生,{身份编号:23010819641019xxxx}致函有关部门,反映其在一起案件的审理过程中遇到错判的冤假错案问题,恳请上级有关部门明察秋毫,依法公断,维护国家法律权威...

文章附图

流金的十月请你聆听我为你放声歌唱你从南湖红船里升起来一路凝重 一路悲壮瑞金 遵义 延安会战无数腥风血雨把崛起的镰刀斧头嵌入五千年历史的画卷你从天安门城楼升起来一路坚定   一路豪迈 在千疮百孔的废墟矗立起坚不可摧的中华大厦将民族之魂的大旗插到世界的屋梁你从改革开放的波澜中走来一路求索 一路辉煌每一个动作都雄浑壮丽每一笔挥写都深远绵长请聆听十月,我为你声歌唱你是神圣的信念之帆我是南湖烛火的子孙...

文章附图

她帮江西一农民工要回了工程款,江西宜春投资的福建厦门一亿万女商人被迫害、被网上追逃,因胡姐维权团队的介入调查报道,追逃被取消,部分领导受到省纪委的处分、财产得以返还。山东省日照一上访5年未解决问题的被冤的乡书记,经过胡姐维权团队的调查报道,跟踪、督办,30天圆满解决问题!部分领导受到省纪委处罚......即将过去的6年中,她为百姓维权的故事一言难尽。维权路上,威胁和利诱是“家常饭”,然而恐吓...

文章附图

当2022年12月31日凛冽的寒冬垂下遮天幕布,新的2023年如期而至;当这座不眠的城市人潮汹涌走向街头狂欢跨年;此时此刻在这样的土地上,没人知道,每天会产生多少百姓的诉求;在这样的土地上,没人知道,多少素未谋面的卧底记者,没有名字,只有代号,在默默地为百姓付出自己的汗水;在这样的土地上,没人知道,有一种工作岗位,叫“卧底记者小组”。成天的担惊受怕,因为一旦人发现我们的记者身份,百分之百会被...

文章附图

图中:曹立梅 沧州市育红小学语文老师河北省沧州市育红小学语文教师曹立梅参与公益活动、慰问贫困家庭、资助寒门学子、和学生在北京市太阳村捐款;曹立梅带学生到南皮县寨子镇走访困难家庭全班资助两姐妹;......从2009年至今,曹立梅在教书授课之余,始终奔走在志愿服务的路上。在身体力行的同时,她还把“献出一份爱 温暖同龄人”的理念传递给学生,与孩子们在公益之路上携手同行。为沧州最美的教师”曹立梅带...

文章附图

6月29日,2022年“一带一路”记者组织论坛通过网络视频方式在京召开。来自6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近百位记者组织负责人和媒体代表围绕“媒体的社会责任”主题深入交流。中国记协主席何平和“一带一路”记者组织合作平台主席团轮值主席、哈萨克斯坦记联秘书长巴扬·拉玛扎诺娃作主旨演讲。中国记协党组书记、副主席刘思扬主持论坛。“一带一路”记者组织合作平台主席团成员、中国记协主席何平主旨演讲。  何平指出,当...

文章附图

序 2走好全媒体时代群众路线 勇当排头兵叶蓁蓁作于2021年8月“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打江山、守江山,守的是人民的心。”2021年7月1日,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发表重要讲话。“七一”重要讲话,是一篇马克思主义纲领性文献,是新时代中国共产党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政治宣言,是我们党团结带领人民以史为鉴、开创未来的行动指南。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在不...

文章附图

前些日子,我到B城出差。因二姐家正好在B城,我便住到她那。一图方便,二是自二姐出嫁后,我已很久没同她唠唠了。二姐姐夫见我到来,非常高兴,杀鸡宰鸭以示隆重。今年刚六岁,一头短发,一副小子模样的外甥女更是前脚尖跟后脚跟“三舅,三舅”的叫得亲热。我是当天下午到B城的,在二姐家吃过饭,已是华灯初上。看窗外街灯连天,久未到B城的我忽然有出去逛逛的冲动。“姐,我们去逛街吧!”我说。“好呀!”二姐说。在旁...

新闻详情

敬一丹:在《东方时空》我从没当自己是女人

来源:中国新闻采编网

敬一丹:在《东方时空》我从没当自己是女人

新闻中国采编网 中国新闻采编网 谋定研究中国智库网 经信研究 国研智库 国情讲坛 万赢信采编:敬一丹中央电视台名牌栏目《焦点访谈》《东方时空》主持人,曾经主持香港回归、澳门回归、迎接新世纪等大型直播节目。连续三次被评为全国“十佳电视节目主持人”,并多次荣获“金话筒”奖。

20221022


敬一丹是《东方时空》一周年时加入的。此前,她就已经是节目的忠实观众了。她清楚记得,节目是5月1日开播的,那天早上她特地上了闹钟,听到晨曲音乐时,全身直起鸡皮疙瘩:原来早晨的节目还可以这样!在她看来,那时的《东方时空》气质更人文,《百姓故事》是她最喜欢的,经常让她心里一热,而《焦点访谈》则比较锐。敬一丹记得当年曾收到一封读者来信,提到主持人的“失语症”,“我知道观众期待我在主持的位置上,该说话时不能失语。现在我还经常想,我有没有辜负他。”

“说人话”积攒观众缘

新京报:《东方时空》的主持人和传统意义上的“主播”还是有很大变化,第一个感觉就是“说人话”。

敬一丹:“说人话”是《东方时空》早期的一个特点,也是节目组对我们的要求。现在我们更偏新闻资讯,是为了给大家传递更多消息,但真正能传达思想和情感的却比以前少了。但我总觉得,资讯不能代替思想和情感。《东方时空》当时挺有观众缘,就是因为“说人话”。

新京报:听说主持人去前要“试镜”。

敬一丹:“试镜”是必经过程,就是自己选择话题阐述论点。这样的“试镜”是有一定难度的,在短短几分钟内把事情说清楚,还得有价值,又符合栏目个性,同时要展现自己的个性。

新京报:最早《东方时空》的主持人评论版块是最好看的,话题都是你们自己找的?

敬一丹:没错,在最早的这三分钟版块里,是我们主持人的言论空间,也让我们这些早期的主持人得到极大锻炼。现在回头看,白岩松、水均益、方宏进和我(那时候小崔是星期天的《实话实说》)通过“三分钟”有了很强的言论意识。

那时候我们最敏感的就是:谈什么?有时话题在大家七嘴八舌讨论中建立起来。比如我们说过“高考的时间”,连续几年都在谈,后来高考改到6月。

新京报:哪个话题让你印象最深?

敬一丹:我记得97、98年有个话题《看家的女人》,表现大量农民工外出后,家里的留守女人。还有一期话题是针对下岗妈妈的,我当时说“妈妈的角色永远不下岗”。那段时间像这种弱势群体都是我的话题。

水均益很洋,白岩松敢言

新京报:你们几个人是如何分工的?

敬一丹:白岩松、水均益经常讨论一些文化、新锐的话题,比如有重大足球赛事时,我就会主动跟白岩松说:今天你来吧。我知道他会有很多话想说。如果是世界性话题,要说到名人要事,水均益肯定有感觉。而我宁肯说下岗职工,说与多数人相关的话题。

新京报:说说他们几位吧。

敬一丹:当年水均益很帅,很洋范儿。白岩松的感觉就是一个字“锐”,有点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意思,他观察什么事情都敏感,而且敢言,语言有一定的白式风格。方宏进则是一个知识面宽的人,长的模样也能让人接受,就像家常菜,永远一根领带,从来不变。

新京报:那你自己呢?

敬一丹:这几个人里只有我是学播音的,那时我更愿意把自己看成编辑、记者。

新京报:在当时,你是唯一的女主持人,会觉得有特权吗?

敬一丹:很长时间《东方时空》就我一个女的。他们(白、水)都不会认为化妆是件很重要的事,我们组里也没化妆师,每次上节目前,我自己照着镜子化化就得了,后来《东方时空》改版,有了专职化妆师,他们几个看到化妆镜都大吃一惊,“还有这样的镜子!”正是因为很长时间就我一个女的,我反倒也没把自己当女性看,都一样干活。

敬一丹:在《东方时空》我从没当自己是女人

责任编辑:李明华